【信访现场】欠薪7年114万! 朝阳区帮他们讨回了

 2021-09-06 11:02

  近年来,朝阳区信访办聚焦中心工作,强化工作下沉,坚持向前一步,建立了“红立方”移动信访办工作机制,通过带案下访、个案约访等方式,与“即接即办”和“未诉先办”深度融合,推动信访矛盾“事心双解”。

  2019年12月,河南籍来京务工人员张某给北京市信访办写信反映,他们承包了朝阳建筑工程公司承建的朝阳区某学校施工项目的土建、防水保温、钢结构、杂工等工程,工程已于2012年8月竣工,但目前还拖欠部分工程款和工人薪资合计114万元。

  市信访办将此信交办给朝阳区信访办,区信访办进行了认真核实,发现此人是第一次来信,并未有信访记录,不是信访积案。春节将近,工人们都期盼着年前尽快能有答复。为了保障农民工的利益,朝阳区信访办充分利用“红立方”移动信访办工作机制,用最快的速度合力解决农民工的合理诉求。

  朝阳区启动移动信访办机制,主动面对面接触信访人了解诉求。经了解,张某和工友共37人组建的施工队承建了该项目部分施工工程,由于几家责任单位未达成一致认可的结算意见,工程结束后只拿到了部分薪资,农民工反映的问题情况属实,不存在恶意讨薪的情况,因此区信访办按照“三到位一处理”和“四库”分类解决信访诉求的工作要求,把此案件划分入合理诉求库。

  涉案工程存在层层转包及分包现象,张某等人当时并未签订书面委托施工合同,缺乏详细证据材料证明支付情况。为了快速解决问题,区信访办迅速搭建沟通化解平台。各部门根据自己的工作规范对问题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解决的难点,区信访办按照“有解思维”原则,回归原点分析案情,抽丝剥茧梳理脉络,经过深入一线了解问题始末,摸清楚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和涉及的责任部门,为找到解决方法提供了前提。

  案件由于历史原因在施工手续、工程合同和工程结算等方面存在多重问题,尽快进行清算,彻底化解矛盾的难度较大。区信访办作为协调督导部门,主动协调并牵头成立了工作专班,将孙河乡政府及所属农工商公司、区国资委及其直属朝建公司都纳入工作专班。区国资委、朝建公司和孙河乡政府作为主责部门,主要领导负责包案,分别成立了工作小组。

  朝阳区移动信访办充分发挥信访联席会议作用,协调孙河乡政府、区国资委、区建委、区人力社保局等相关职能部门,搭建专班沟通交流平台,联合会诊、合力调处。

  工程由于层层转包,劳务关系复杂,造成支付链条较长,因此上游单位虽然已经支付了将近90%的工程款,但对个别小施工队来说仍存在款项支付不到位的问题。因为小施工队的上游主体支付存在困难,无法垫付,发包方支付足额工程款便成为解决问题最关键的一环。

  由于档案核对和大额资金支付均需要一定时间走相关程序,春节将至,为了让农民工可以安心回家过年,区国资委定下工作方案,由朝建公司先行垫付26万元,剩余款项年后支付。方案得到了农民工群体的认可,2020年1月21日,在过年前几天,26万元首款送到张某等人手中,朝建公司还安排专人专车将大家送回河南老家,真情付出感动了农民工,赢得了大家的肯定。

  针对层层转包劳务关系造成账目复杂需核对的问题,孙河乡和朝建公司分别成立了核查对账的专项工作组。针对劳务费发放问题,朝建公司还成立了由公司总经理牵头,生产、债务处理、财务等多个部门参加的工作小组,负责发放拖欠的工资。

  市信访办收到来信后及时进行了交办,并按照市领导要求不断跟进案件化解过程,先后三次听取区信访办专项工作阶段性进展汇报,并主动打电话回访信访人,了解化解进程及工作效果。

  为了保证款项最终发放到农民工手中,区信访办、区国资委等部门紧紧盯住各个支付环节。秉持“只要农民工的钱没拿到手,信访件就不能结案;只要老百姓回访说不满意,信访工作就不算到位”的工作思路,不断跟进,每一个环节区信访办都及时跟进,当出现问题时及时组织协调。

  2020年新年伊始,新冠疫情爆发,为了让在河南老家的农民工能及时了解工作进展,市、区信访办和孙河乡政府、朝建公司都积极和张某沟通情况,每隔两三天便通过电话告知张某工作的进展情况,通过不间断的交流沟通,彻底的拉近了心与心的距离,赢得了农民工们的理解。

  款项到位后,朝建公司在最短时间内为张某等人办理了欠薪领取相关手续。2020年7月28日经双方核算确认并扣除税金及第三方劳务手续费后的88万元剩余款项发放到张某等农民工手中。

  至此,张某等人被拖欠7年的款项全部清偿完毕,案件获得圆满解决。张某等农民工对办理结果表示满意,7月底,张某将绣着“民工利益的捍卫者,党建引领的实践者”的锦旗送到了朝阳区信访办工作人员的手中,对市、区信访办和朝阳区国资委、孙河乡政府等相关单位表示感谢。

  历时8个月,追讨拖欠7年的欠薪问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,“红立方”移动信访办工作机制也为解决类似问题创新了工作方法、积累了工作经验。只要有心用心付出真情,只要把老百姓当家人,把老百姓的事当家事,就一定能够解决老百姓的合理诉求。